浏览器不支持程序操作收藏命令,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您好,欢迎来到荣宝斋官网!

我陈毅是很感谢荣宝斋的!

时间:2016-11-26 15:39:39 来源:荣宝斋 作者:米景扬   0
  荣宝斋是我国传统文化艺术的橱窗,它的门市部和陈列近现代书画的“东斋”堪称“亚洲第一画廊”,有人誉称它是东方艺术的殿堂。荣宝斋在文化方面的内容十分丰富,它有神奇的木版水印技艺,有传统的装裱修复绝活儿,有非常丰富的古代字画收藏,还有珍贵的文房四宝。它吸引了无数国内外的美术家和美术爱好者,历来是中外文化人士荟集的场所。20世纪50年代以来,到北京来的外宾,不管是国家的贵宾,还是普通的旅游者,都把参观荣宝斋当作来北京参观旅游的重要内容之一。有人说,到北京旅游,有三个地方是非去不可的:一是逛长城,二是吃烤鸭,三就是要到荣宝斋看画。在60年代初期,荣宝斋就被外交部、“对外文委”、“对外友协”等部门确定为外事活动中客人参观的重点场所之一。此后,每天来荣宝斋参观的人更是络绎不绝。荣宝斋的接待任务很重,每天需要安排四五个人轮换着不停地接待外宾。
  外宾到荣宝斋以后一般都是先在客厅里坐一坐,然后参观木版水印流程和装裱技艺,最后到门市部看画,选购自己喜欢的书画、木版水印书画复制品及文房用品等。
  我们接待过很多贵宾,如:越南国家主席胡志明,丹麦女王玛格丽特及亲王,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的夫人,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博士,新加坡总理李光耀,老布什总统的夫人,柬埔寨首相宾努亲王,朝鲜国家副主席崔庸健,日本历届的首相如宫泽喜一、中曾根康弘等,以色列外长佩雷斯,以及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李政道、杨振宁、丁肇中等等。
  

左图:“文革”前荣宝斋送外宾的木版水印礼品《雅赏》
右图:上世纪60年代荣宝斋为国家领导人制作的木版水印贺年片

  荣宝斋最吸引人的看点之一是它的木版水印艺术。20世纪50年代以来,由于荣宝斋的木版水印书画复制品的问世,博得举世的好评,到60年代初,复制品已经行销48个国家和地区。1959年在莱比锡举行的国际图书博览会上,荣宝斋木版水印艺术展获得特殊展览金质奖章;1989年在莱比锡举行的国际艺术展上,荣宝斋木版水印的《八大山人涉世册》荣获金奖。有些木版水印复制品,常被国家选为国礼,赠送给外国元首。到荣宝斋来参观的贵宾,无不以看到木版水印的制作流程和书画复制品为荣幸;常有贵宾翘起大拇指夸赞说:“荣宝斋、木版水印,很了不起!”从荣宝斋“雪泥鸿爪”的留言簿上可以看到,来访的贵宾都异口同声称赞: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历史悠久伟大。还有许多国家如朝鲜、越南、巴西、瑞典、英国、德国的专家及画家们,久驻荣宝斋,学习木版水印技艺,有的人甚至住达一年以上。当然,他们想真正领略到这一中国传统技艺的深刻的内涵,也是极不容易的。对于中国古老的木版印刷术,在新中国成立后发展成中国书画的复制艺术,英国研究中国古代科学成就的著名专家李约瑟博士很感兴趣。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他曾三次坐着轮椅来荣宝斋参观,细细观察工人如何操作。他的秘书说,他将把看到的写进他的著作中。
  改革开放以后,来荣宝斋参观的外国友人日益增多,日本书法大师村上三岛、宇野雪村、青山杉雨、岛泰臣,画家东山魁夷、平山郁夫等相继到荣宝斋作客,其中有些客人还来过多次。日本客人以书法界为最多,有时一个团就有儿百人。他们不仅参观木版水印流程和画廊,而且要看荣宝斋的收藏品:比如4.5公斤重的“田黄王”,二百多方白寿山印章、鸡血石印章,以及百眼的端砚等文房用品——这些都深深吸引着众多日本书法爱好者。
  

陈毅为《荣宝斋》画谱题词
  随着对外开放政策的实施,荣宝斋不断加强对外文化交流活动,1979年以来,先后在口本东京、美国纽约、韩国私汉城、新加坡等地建立了经销处,香港博雅艺术公司合资创建了荣宝斋(香港)有限公司。荣宝斋还先后在日本、新加坡、韩国和美国等地举办内容丰富的各种展览会、展销会,把荣宝斋的木版水印制品、文房四宝以及中国著名书画家的作品推介到海外。
  荣宝斋作为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橱窗,在弘扬中华文化、促进中外文化艺术交流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得到中央首长的肯定和各方面的好评。60年代初期,陈毅外长就说过这样意思的话:荣宝斋几乎天天接待外宾……咱们国家不论哪个出版社出版的刊物,人家外国人都不准人境,可荣宝斋却例外,它出版的书画、刊物却能堂堂正正地进人许到国家。我们可不要小看荣宝斋,它可为统战部、为外交部、为“对外友协”做了少工作。我陈毅是很感谢荣宝斋的!
  文章出处:米景扬《荣宝瑰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