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不支持程序操作收藏命令,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您好,欢迎来到荣宝斋官网!

国家领导人送给苏加诺的画

时间:2016-11-26 16:01:58 来源:荣宝斋 作者:米景扬   0
  
  毛泽东与苏加诺的合影
 
  1955年亚非“万隆会议”后,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两国关系友好,往来较多。1956年开始,印尼总统苏加诺几度访华,毛主席和周总理均与会见,并互赠礼物。
  苏加诺非常喜欢绘画,是世界著名的美术鉴赏家和收藏家。我们送给他表现中华民族艺术特色的中国画,自然是最佳的选择。我国国家领导人前后送给苏加诺总统的中国绘画精品有数幅。
  1956年10月4日,周总理送给苏加诺总统的是一幅徐悲鸿先生的《奔马图》。这幅《奔马图》意蕴深刻、形神兼备,为徐悲鸿先生的代表性作品。周总理在边绫上用毛笔签了:“周恩来”。
  毛主席送给苏加诺总统的是国画大师齐白石与陈半丁合作的《富贵长青图》,那时候齐白石己经97岁,年迈体衰,实际上这幅画主要是由陈半丁完成的。作品为纸本设色立轴,高182厘米,宽61厘米。前面是盛开的红白双色牡丹,后面是一块巨石傍着一株茂盛的乔松。其中,前面的一朵红色的牡丹和墨色的叶子为齐白石老人所绘。“唯有牡丹真国色”,国色天香的牡丹,堪称中国之花,又是富贵的象征;茂盛的松树象征繁荣、昌盛、长寿。毛主席选择这样一幅画相赠,显然有其深刻的用意。全图笔墨苍古雄健,敷色秀润醇厚。
  齐白石老人的落款写的是“九十七白石”,名下钤朱文篆书“借山翁”方印。其时齐白石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1956年荣获世界和平理事会“和平奖”,成为近代世界上最有名的画家之一。可惜,他在完成这幅画不久便去世了,享年97岁。
  陈半丁老人的落款是“半丁写素花松石”,下钤朱文篆书“半丁八十以后作”方印。陈半丁出生于1877年,当时也已经80高龄,是北京中国画研究会副会长、北京中国画院副院长,擅花卉、山水、人物,以花卉见长。陈老于1970年去世,享年93岁。
  最为难得的是毛主席在左侧边绫上亲笔签写了“毛泽东”三个字。毛主席在画上亲笔署名,据我所知,这是唯一的一幅。
  当年,国家领导人赠送给苏加诺总统的还有一幅中国画重要作品,那便是陈少梅先生的巨幅金碧山水大轴《溪山行旅图》。苏加诺是著名的美术鉴赏家,走到哪里都喜欢看画。一天,苏加诺总统在北京饭店看到了悬挂在大厅里的这幅陈少梅的《溪山行旅图》。只见这幅画,山峦峥嵘高耸,溪流瀑布涂涂,远处深山间古寺隐现,近处劲松下行旅匆匆;笔墨苍润而遒劲,韵致高古而秀逸,色彩富丽而典雅,是陈少梅先生的代表性作品之一。苏加诺非常喜欢,在画前伫立良久,并询问陈少梅的情况。周总理告诉他陈少梅先生已于1954年故去了,苏加诺总统说:这是一幅很有艺术魅力的杰作,他非常喜欢,希望能够把这张画卖给他。周总理把苏加诺的意思告诉给了北京饭店的领导,并指示说:“怎么能够卖给他呢?既然他喜欢,还是送给他吧。”于是,陈少梅先生这幅金碧山水大轴《溪山行旅图》就作为国礼送给了苏加诺总统。
  这三张大画都是由荣宝斋精心装裱的。
 
  
苏加诺藏画《富贵长青图》,182cm×61cm,1956年作。齐白石与陈半丁合绘,毛主席签名。
北京翰海拍卖公司2005年春季拍卖会上,以2035万元高价拍出。

  早在1955年,苏加诺总统就有意出版藏画集。当时日本也主动提出为他出版藏画集,但是最后苏加诺选择在中国出版。周总理对此非常重视,把任务交给了人民美术出版社,国务院还为此拨了专款和外汇。时任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辑和副社长的邵宇同志,曾带队三次赴印尼总统府拍照、编辑。为了保证印刷的质量,人民美术出版社还特意进口了新式印刷机。至60年代初,人民美术出版社在邵宇社长的领导下,先后出版了《苏加诺博士藏画集》共三部,全部为六开彩色贴页精装,印刷非常精美,并在莱比锡国际图书艺术博览会上荣获金质奖章,为我国争得了荣誉。齐白石和陈半丁老人、徐悲鸿先生、陈少梅先生的三幅精品,都收在了《苏加诺博士藏画集》第三集中。
  1965年,苏加诺总统因政治原因下台,1970年不幸去世,他的藏画大部分都流散了,这三幅中国国画大师的作品,在此后的几十年间亦不知其所在。
  2001年初的一天,一位上海的朋友老陈拿着一幅巨轴造访。当巨轴打开时,我不禁吃了一惊--它居然就是绫边有毛主席签名的齐白石与陈半丁合绘的《富贵长青图》!我将画轴挂在画室墙上,仔细观看,从笔墨、题款、印章到装裱,都没有丝毫差错,完全可以确认就是当年毛主席亲自题赠给苏加诺的贵重礼品《富贵长青图》原迹无疑。这幅画除了著录于《苏加诺博士藏画集》第三册(人民美术出版社,1961年出版)外,还见于《印尼苏加诺大总统藏绘画雕刻集》第一册(日本东京凸版印刷株式会社,1964年出版)。
  我问老陈:“这幅画堪称国宝,您是从哪里得到的呢?”老陈告诉我是从美国买回来的。苏加诺收藏的世界名画很多,他逝世后,大部分藏画流散,这幅画流人了美国市场。老陈发现上面有毛主席的签名,认为这幅画非常珍贵,其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是无可估量的,又不忍其流落国外,于是用重金购得,并携带归国。我十分庆幸这件国宝的回归,又向他问起是否见到过周总理签名的徐悲鸿《奔马图》和陈少梅先生的金碧山水《溪山行旅图》。他说:没见到过,估计也已经流落到美国了;也有人说,可能流落到香港了。不知道这两件国宝什么时候能够回归故国,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写完上文不久,北京翰海拍卖公司2005年春季拍卖会上,由白石、半丁二人合作,毛泽东签名的《富贵长青图》,在中国书画(近现代)专场上参加了拍卖,并以2035万元高价拍出。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