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不支持程序操作收藏命令,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您好,欢迎来到荣宝斋官网!

马海方人物画研究工作室

时间:2016-12-06 15:02:38 来源:荣宝斋画院 作者:   0
  

 
  马海方,著名书画家,北京人。1981年毕业中央美院中国画系,师从卢沉。现为人民美术出版社专业画家,荣宝斋签约画家,中国美协会员,荣宝斋画院教授。

马海方老师谈速写

  速写其中包括写生,速写是写生里面的一个内容。从字面上看,速写是快速的画写,快速的记录,这是其一。第二个,速写画可以成为单独艺术,因为速写有很多品种,像山水、花鸟、人物、水彩,包括一些工艺雕塑,这些个包含在内,它可以成为单独的艺术。
  另外一种速写就可以作为练手来讲,我说练手就是联合我们的眼睛观察,大脑快速的运转,我们手上的笔快速的跟进,这样记录画下来,当时一瞬间的印象。我题画的一些东西,过去在美院上课的时候,老师要求的是多画、多记,“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句话是有道理的。有些画不下来的,可以记下来的,这是一种辅助性的东西。因为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多东西不能够直接入画面,有可画的东西把他抓住的时候,这些文字来加以补充,也算是丰富你的画面,有时候更能起到黑白舒密的做用。

不丹民族舞步_副本
不丹民族舞步
 
  我记得连环画大家贺友值先生讲连环画的创作,画面里很多的形象、场景,都是他到生活里边去收集,爬到墙上、爬到树上去观察,用不同的角度看各种透视关系、人物与人物的关系。贺先生讲的“四小”,小人物、小动作、小场景、小道具。他的连环画创作人物形像生动,他把生活中发现的很多人物形象都直接运用在他的连环画创作上,所以我们看他的连环画创作的每一个构图,每一个人物形象、动作、道具,都非常的生动。有生活的情趣在里边,速写给他的连环画创作起了重要作用。
  现在我多少年来就养成了一种生活习惯,出门不忘抓几样东西:核桃、葫芦、手串儿、速写本。走路的时候,眼别闲着,手别闲着,眼睛在观察,手里在揉着核桃,捻着手串儿,我叫一举两得。等车等人的时候,速写本就跟上,勾几笔就是生活里你感兴趣的东西,叫眼看心追手跟上。话说回来,其实这些就是别忘了那句话:“你为什么而出发”。

城市印象_副本
城市印象
 
  很多人问过我,画上经常题一些生活里的感受,这是为什么呢?我就觉得,有些画面,比如一张速写没有表达完的内容,或者是有些需要补充的东西,我们用文字补充下来,也是丰富了画面。现在很多人出去画写生,各个型号的相机外加手机,用这些东西替代了很多人画速写的习惯。通讯工具这么方便,拿一部手机就能给你又说又拍又录,发微信,很多问题都给你解决了,使很多画家手就更懒了。
  我记得我们下乡,我这一路的默记,再勾速写,到我们住所的饭店,落墨,第二天早晨就能画出七、八幅我们路途中所见。但大多数人都是拍的照片,到第二天早晨起来没有一个再动笔画的,认为照片就有这种储存了,就懒得动笔了。所以我觉得,还是要现场直观后,过几个小时就要落实到笔墨上。这样往往是有一种新鲜的感觉。
  我去尼泊尔采风,车窗外的围墙里,就是我们能够看到一米多高的围墙里边,很多小学生扒在绿色的草地上在看书、画画、写作业,特别生动的场景,我就立刻用笔在把这种感觉勾成了构图,等到第二天画成水墨画的时候,很有一种新鲜的、地方的风情特色。同去的老师们看了以后说:“这风景一扫而过,相机还没来得及调焦距,你的构图画出来了,第二天你又画出了水墨。”这种办法特别应对现在这种依赖于拍照的现象,就是多动手、多思考,把它画成一种现实的画面。同样的感受这几位老师是拍了大量的图片,回到家里洗出照片一大摞,花花绿绿一看,真不知道该画什么好,失去了当时的这种现场感。这种采风我强调小、快、灵,快有快的效果。

导师马海方作品  旧京钱庄图  97×97cm_副本
导师马海方作品  旧京钱庄图  97×97cm
 
  我们荣宝斋画院人物班,不少同学有很好的基础,他们在基层上都是美术骨干,有的是创作人员,来荣宝斋画院深造的目的非常明确,利用荣宝斋画院优质的教学资源、画家资源,丰富自己的不足。有一部分学员在画室里头画的很好,到生活中就乱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画了。所以,在这方面,我还着重的给他们加以强调,每年最少安排两次下乡写生的机会。对景写生能锻炼他们下手快、稳、准、精,最后再演变成自己所要的东西,就是把这些形象化的场景,画在自己的创作里。其实他们有的在这个班学了一年、两年,有的上三年,他们的学习时间,应该说对每个人的要求,都是不一样的。时间的长短,对于他们的学习,深入的程度都应该有所了解,有所开拓,让他们得到更多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平时上课的时候,我也跟他们强调,什么时间段,就是有什么样的思想状态。人物写生,就要把人物刻画的尽量深入,造型、笔墨,这些必须都要考虑进去的。
  到生活里画速写,每个人还是要根据自己的能力,挖掘自己的潜力,把自己想表现的尽量表现出来,并加以发挥。每一种课时,每一种状态,都要像运动员要进入一百米决赛一样,你就要拿出百米决赛的状态。有些时候我们要给学生们讲解形象、笔墨、造型,根据每一个人的特点来进行,有些习作稿我要亲自动笔修改,让他们知道,每一部分之间造型、笔墨、构图的关系。这样现场亲自感受,一起参与他们的写生、创作,使他们能够受益匪浅。
  我们的写生延安行,既是革命传统教育,又是一次深入生活、体会延安精神的机会。我们第一天到达延安,下午就去了当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诞生地,诞生在当时的天主堂,延安唯一的一座教堂。现场有当时的实物展,以及新闻报道、图片。同学们在一起看到了大量的文艺界老一辈的艺术家们:王朝文、蔡若宏、江丰、古元、石鲁等先生。照片上还原了当时他们的生活场景,更有他们当时一些生活用品留存于展厅。他们当时生活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还能深入生活创作出那么多优秀的艺术作品,这都体现了当时的这种精神。同学们也在讲,刚到的第一个下午,就觉得有非常大的收获。过去只是在新闻报道里听说过的人物,今天看到了他们年轻时活生生的生活场景,这种感受非同一般,也都是我们过去在家里闭门画画所不能想象的。大家去延安行程八天,延安革命纪念馆、杨家岭、枣园、宝塔山、安塞腰鼓,以及陕北当地人的乡村生活,这些过去只听说过的地方,现在都能到现场感受了一番,边走边画。从他们画出的作品来看,也都跟以前有了不少的变化。

德里街头记写_副本
德里街头记写
 
  在延安期间我们还去了梁家河,甘肃的南良、庆阳,这些地方都是延安当时的根据地,还有周边子长县的石窟艺术,都做了考察及写生。应该说是一种立体的感受,这样他们画出来的东西跟过去在画室里画出来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等于是走一路、看一路、画一路。到北京以后,我们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整理我们的创作,在荣宝斋画院的展厅,举行了“延安行写生作品专题展”。这种专题性质的写生创作展给不少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人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生活里的绘画创作,是值得人们细心观赏、耐心体味的。
  接下来我们又去了邯郸写生,并且在邯郸搞了师生展,由于举办方在宣传上做了大量的工作,展出效果受到不少业内人士的认可。邯郸是一个文化古城,又是中华典故之乡、成语之乡,这里面最有名的,像我们知道的“一枕黄粮梦”,后来我做了两句顺口溜:“叫一枕黄粮梦,邯郸学步桥”,“价值连城、负荆请罪、开源节流”等等都是出自邯郸,其实这些成语本身就是一个很丰富的历史故事。在文化古城的写生中,我们应该认真思考,这些都是我们的创作素材,每一个成语的背后,都有值得耐人寻味、生动的历史故事,所以我们不光只画现在的,还应该创作过去的,我们前人留下来的丰富的历史文化典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