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器不支持程序操作收藏命令,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您好,欢迎来到荣宝斋官网!

何家安山水画研究工作室

时间:2016-12-06 16:49:35 来源:荣宝斋画院 作者:   0


 
  何家安,河南罗山县人,1946年出生。早期跟随王鸿、张步学习中国画,后入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学习,受业于罗铭、张之光、赵步唐诸先生,攻山水、花鸟。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河南省国画院副院长。供职于河南省群众艺术馆。
  早期跟随王鸿、张步学习中国画,后入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学习,受业于罗铭、张之光、赵步唐诸先生,攻山水花鸟。有作品参加第六届全国美展、全国首届山水画展、全国首届画院双年展,获亚亨杯全国绘画大展铜奖,并有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曾在《美术》、《国画家》、《江苏画刊》发表作品及文章。出版有豫南乡情《何家安中国画辑》、《何家安山水集》。业绩被收录于《中国书画家大词典》、《中国书画名家作品收藏宝典》、《中国改革20年重要画家介绍国画卷》。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河南省国画院副院长。供职于河南省群众艺术馆。


关于当代中国山水画创新问题的思考
 
—何家安
 

  在画界是一个被叫得最响的词,它好像已被画家,尤其是理论家奉为永恒的真理,可是世界上任何一种事物都有一个度的问题,在当今画坛创新这个词就强调的过度了,好经就给念歪了,反而给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带来了灾难。


 
  中国画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与之相同的还有中国文学.诗歌.书法.戏剧.武术及民族音乐等等,并由此而构成东方文化特色。可是我们美术界却习惯把中国画这一块单独从民族文化这个大家族中剥离出来,与西方美术相对照,用西洋的的绘画观念来比较.改造中国画,而很少有人去以民族文化这个大家族中的其他艺术门类作参考,来研究他们的内在联系,因为我们忽视了中国文化的基因和生存土壤,致使中国画的创新走进了误区。


 
  中国画自有史以来,最重视的是继承而不是创 新,这种情况并非绘画一门,只要是中国文化任何门类到大致如此。例如书法,自魏晋楷书结构定型以来,虽然唐宋元明清名家辈出,流派林立,其不同风格的区别 仅限于笔道的肥瘦,字形的偏正,或运笔的变换,而这个楷书结构经历了千年的传承不能更改。大概当今的书家也没有人敢出来推翻这个古老的结构。因为中国文化 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每个行业都有一个约定俗成的,大家需要共同遵循的行业规范。任何创作都需在一定的规矩下来进行,否则就会得不到认可。人们把这规矩 称之为法度。历史证明法度不仅没有丝毫影响人们的创作思维,反而更能使创作灵感放马驰骋,有序发挥,让创作在理想的轨道上建康发展。就中国山水画而言,虽 然重视传承不强调创新,但宋元明清代代都有变化和发展,然而种种变化是随着整个时代的文化大背景的变化而变化。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石涛是一个最崇尚个性 的画家,把范宽的画同他的相比较,虽然时隔近千年,其笔墨布局意境依然有那么多的内在联系。变化是明显的,但其内在的文化基因却是相同的。这既是中国文化 的特点之一,也是中国人聪明之处。后学之人,只须朝着前人的道路往深处走,爬到巨人的肩上再去寻求突破,只有这样,学问才不断的向纵深发展,才能产生顶级 的经典文化。事实上,中国的文化史是依靠经典写成的,如四大名著,唐诗宋词,二王书法,元四家,明四家,四王,四僧的山水画等等,这些让我们引以为骄傲的 文化经典在世界文化史上熠熠生辉,假如没有这些,那么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就会暗淡无光。


 
  近百年来,中华民族因科学技术落后,经历了一段屈辱的历史,人们为了救国图强,在引进西方工业文明的同时,对自 己悠久的历史文化也产生了怀疑,我们的美术教育方针就是建立在民族虚无主义基础之上的。半个多世纪以来美术院校的青年学生入学前后都需经过西洋绘画的基础 训练,这种先入为主的洗脑法非常彻底地改造了中国美术家的审美观念。一个泱泱文化大国,抛弃了自己的文化习俗,让其审美理念建立在西洋文化的基础之上,这 是很多人未曾认真思考过的问题。 自唐开始,我们民族文化就不断吸收外来文化的历史,那是以中国文化为本,吸收外来的有益成分来扩充自己,但是现在被颠倒过来了,现在的局面是用西洋的绘画 观念来审视自己民族绘画的东西是否还有可用之处,因为根本立场变了,所以局面也就变了。有些画种,比如人物画,的确有了长足的发展,可是中国山水画却惨 了。传统中那些最基本的需要大家共同恪守的东西逐渐被淡化,以至消亡,中国画家 不须再经过严格而又漫长的临摹入手的基础训练。用不好毛笔可以改用刷子,喷壶,因为没有了规矩什么都可以尝试。再加上美术作品的功用发生了变化,现在画家 画画大多数是为了展览而画,一个展览大厅悬挂着数百人的作品,人人都想在大厅里突出,于是创新这个口号就热起来了。这种心态下的创新,宗旨就是为了不一样 而不一样,为了区别而区别。前些年大多数人在技法上想办法,这些年又有很多人从图式上找花样,都是在做表面文章,这些作品既无传承,又无积累乍一看很新 鲜,再看几眼就索然无味,一个历史悠久积淀深厚的古老画种被搞成了快餐文化。更让人苦笑不得的是,不用毛笔,只用刷子画画的人,称自己是从传统中走来,油 画出身的老画家在生宣纸上撒些墨点子,在勾几根几何式的线条,可以在拍卖行拍出天价,有位画家说自己一天中国画未学过,自称一笔扫江南,一笔冠塞北,在一些很重要的的展览上经常把并非一个画种的东西放在一起来评选,甚至把超写实的作品放在国画里面拿大奖,标准已乱成这个样子,使得众多有志于中国画的青年学子不知何去何从。有人称这是传统绘画向现代绘画的转型期,我则认为这是中国美术被殖民化的耻辱期。
  古人讲,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就是说无论干什么事都有一定的方法步骤,否则也干不成。我们中国文化的创新是在继承前人经验的基础上才独辟蹊径自立门户。达到 这种境界的人必须是在本门学科造诣精深,能够做到触类旁通并有所突破,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水到渠成。只有这种创新才具有真正的意义,因为只有这种创新,才会 使我们的民族文化像长江之水,奔腾不息永无尽头。时下的创新、是否定规范、否定积累、否定源头。像这样的创新速度会使民族绘画在并不长的时间里从历史上消 失。


 
  幸运的是,我们民族文化这个大家族中除了中国画以外,还有中国文学,诗歌,书法,戏剧,音乐的存在,这些与中国画同一母体的艺术形 式,是西方文化所不能取代的东方文化的灵魂,而且有些门类如戏剧、书法、武术等等因其排外的基因太强西方文化是无法渗透的。随着我们国家经济实力的不断增 强,民族文化再也不会傍依洋人而迷失自己的发展方向,我们应该向民族虚无主义的美术教育进行清算,废除青年学生入学前后的单一的西洋绘画基础训练,从娃娃 抓起,让整体的审美理念从西洋文化的桎梏中挣脱出来。事实上改革开放以后,传统绘画已成回归之势。在庞大的收藏领域,古近代的经典作品依然占据着绝对的份额,即使是现在纯粹的中国画家少了,但埋头传统并取得一定成绩的不乏其人。这些征兆足以说明中华民族的伟大,最广大的中国人会喜欢自己的文化艺术。今后中国山水画也一定能够走出误区再铸辉煌,那时我们再回头看看这段历史,由于没有经典作品的支撑,这一时期的中国山水画经历的是历史上最暗淡的一个时期。